废弃口罩安全处置或遇三难题 能否做好事关抗疫大局

近期全国口罩使用量不断攀升。能否安全处置废弃口罩,关系抗疫大局。

当前,各地为安全处置废弃口罩已采取哪些措施?效果如何?仍存在哪些难点?如何改进克服?新华社记者前往京、皖、苏、渝等多地抗疫一线,就此展开调查。

立规范、严把关、重村镇,多地保障废弃口罩安全处置

当前各地已从多方面着手确保城乡废弃口罩安全处置。

记者梳理发现,已有多省市以文件、通知等形式,对处置废弃口罩进行规范。重庆、山东、辽宁等地有关部门下发了规范收集处置废弃口罩工作的通知;南京市制定了相关工作方案;一些相关企业也制定了规范,如中国节能下属成都公司制定发布了《废弃口罩运输车掉入垃圾仓的事故预案》等、南京江南生活垃圾焚烧厂制定实施了《废弃口罩应急接收处置方案》……内容涉及社区收集存储、机构收运处理、社会宣教引导等多个方面,为开展处置提供了依据。

对废弃口罩处置实施全链条卫生安全保障已成各地共识。在收集阶段,各地对普通城乡居民日常产生的废弃口罩多采取分类专项收集。江西南丰在全县范围内投放了512个废弃口罩专用收集桶,收集后安排专人进行消毒再统一进行无害化处理,以避免二次污染。在重庆主城区,基本实现了居民小区废弃口罩专用垃圾桶设置全覆盖,还规定,医疗机构及周边产生的废弃口罩按医废管理规范采用专门医废容器进行收集。

收运阶段,各地多采取由垃圾清运单位与人员严格消毒、专车清运、直运处理场所、“日产日清”等措施。“我们安排专人专车沿专线对废弃口罩专用容器、袋内垃圾及周边进行消杀”,南京市溧水区环卫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德跃告诉记者,之后这些废弃口罩将由密闭清运车直接运输至焚烧厂进行无害化焚烧处理。

在合肥市包河区小仓房生活固废物转运中心,记者看到,收运车辆每次进站倾倒后,都要进行清洗、消毒处理,站内每日至少消毒6次。据重庆市环卫集团垃圾分类工作负责人张文静介绍,为防止二次污染,重庆在各垃圾转运站为废弃口罩收运专车设置了独立转运泊位。

“我们这个环节最重要的是尽快将废弃口罩等垃圾焚烧掉。”南京江南生活垃圾焚烧厂副总经理王洪广告诉记者,废弃口罩都由专车运入,直接通过机械抓取入炉焚烧,既避免混入其他垃圾,也尽可能避免与人接触,尽量降低二次污染风险。

各地对村镇区域处置工作给予关注。“村里一共20多个桶专门收集口罩。单独收集并统一存放到废弃口罩回收处,不和其他垃圾混装混运。”北京市门头沟区王平镇河北村村支书宗鹏介绍说。

在重庆丰都县兴龙镇,全镇设置有数百个专门的垃圾桶收集废弃口罩。该镇规环办工作人员余国辉告诉记者,每村都安排了专人进行消毒和收集,各村废弃口罩由专车收运,经镇垃圾中转站交县垃圾运输公司运离。

废弃口罩安全处置或遇三难题

多名专家和一线工作人员表示,接下来,废弃口罩处置或面临一些难题。

——返程人数加速增多挑战“日产日清”。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容军介绍,目前北京还有800多万人待回。2月2日到2月18日有200多万人已订票,593万余人潜在回京旅客将会逐步订票回京。张文静表示,预计2月9日后,随着大量市民返回工作岗位,废弃口罩数量将明显增加。多名卫生专家认为,这一压力不容忽视。

——各地处置能力、风险意识水平参差不齐。中国政法大学应急管理法律与政策研究基地研究员张永理认为,安全处置废弃口罩的能力与各地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水平直接相关,一些地方由于垃圾分类体系不健全,导致安全处置水平不高,想短期补齐短板并不容易。

张文静认为,相较于处理能力提升,更大的挑战在于市民能否自觉落实废弃口罩分类单独投放,这取决于市民的风险意识和卫生素养高低。北京某小区居民告诉记者,他知道用过的口罩有风险,但确实不知道应如何处置“剪掉还是烧掉?”“分类的话,是有害垃圾还是生活垃圾?”

——农村一些地区废弃口罩处置困难较多。住建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张益认为,农村地区处置废弃口罩存在人员分散、容器缺乏、管理薄弱、末端处理设施不完备等隐患。多地村镇干部告诉记者,农村住户分散,专人收集受到人力和技术的限制。同时由于处置能力有限,不少村镇很难做到“日产日清”,增大了风险。

张永理提醒,应警惕城乡接合部地区这类外来人员流动频繁的区域成为治理盲点。

专家:密封丢进专用桶,分段责任要落实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转载声明:枣庄节能监察网http://www.czredsun.com

彩客网 炸金花